• 谁欺负了老总的女儿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【挥手自兹去】“我轻轻地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;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。"这是徐志摩的名句。但我却不认同;离去会带来悲伤,带有哭泣,会使人心情难过。就算是离开一片无人之地也带走了那里的回忆,记忆。我们一生中有太多的离去,从大学到社会,从高中到大学,从初中到高中,现在我们正处于从初中到高中的时间点。马上就要分离,但是分离又何尝不是为了下一场相聚,只要努力向前,再向前就一定有再次相聚的时候。分离是一段生活的结束,但又是一段生活的开始,当分离久了在相互思念后就会再次相聚。像牛郎和织女,因当时天条的规限,导致两个人无法生活在一起,只能分离。但牛郎不放弃,一直向前,这种做法感动了王母,终于让他们相见,虽然一年只有一次,但我想他们一定是幸福的。。虽远在天涯人各一方,但相知无远近,万里都可以做邻居,更何况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,同一片蓝天下。同样的就像是高适的《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》离去也是为了交更多的朋友,见识更好更多的东西。等到再次相见时就是一倍的时间做两倍的事情。我一小学非常要好的朋友,在三年级时便已转走,但在上了初中后一次暑假旅游中遇到了她,她给了我一本书,里面有一句话”但我们分布在不同城市,以不同的身份做着不同的事情,但抬起头看见同一片星空,看见同一轮月亮。“只要我们一直向上,在人生的道路上总会相遇,不管是在终点还是半途,只要相遇就是成功。所以我们要大胆的挥手,大声的说再见,因为这是结束但迹是开始,分离只是多了跟多的相聚吧了。相信自己,相信对方,就终会相见。【挥手自兹去,留下了怀念与回忆】挥手自兹去挥挥手,有一股风。挥挥手,别一幅景。挥挥手,是一方土。挥挥手,离别了那过去。在风中驰骋的日子,我挥一挥手离开。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小时候喜欢风筝,天空中飘扬的,春风中起伏的,我钟爱的风筝。曾经羡慕别人放风筝,几收几放。风筝似那驯服的猎鹰盘旋。终有一天,我手中的风筝迎着风飘扬起来,那一刻,怀着满心的欢喜,我仿佛在空中遨翔,听风在耳畔愉悦和鸣,看云在眼前风姿变幻,驰骋蓝天,是自由的追逐。可是,岁月的递增仿佛让我不再有与春风嬉戏的机会,繁重的学业也让那风筝躺在了箱底,我心中有些不舍,但我分明看见,那调皮的风筝挣断了线,随风远去,离我而别。我挥挥手,告别风筝,告别了童年。在胜景中徜徉的慢生活,我挥一挥手离开。这里是大漠里的绿洲,身后,还是咆哮的风裹挟着沙,而眼前则是泉水叮咚。牛羊成群,天山脚下,融化的雪水滋养着这一方沃土。青葱的嫩草,蔚然的树林,奔驰的骏马,安详的牛羊。远方是放牧人赶着慢慢的牛羊。悦耳的牧歌也让我的心沉静。涤荡内心的浮躁,平静狂野的内心。这一幅安宁的景让我大迈的步伐减速。可是,慢终究不能成就青春的理想。于是,我挥手告别这美景,这慢,继而去搏击长空。在田野中扎根的日子,我挥一挥手离开。爷爷奶奶的乡村总向我敞开着大门,放假后,田中总会有应接不暇的新奇。今天还是碧绿的稻杆,转天就变成了金黄的稻穗,随着一垛垛稻草的堆砌,心中油然生出一方收获的喜悦,这无垠的田野,是爷爷奶奶的汗水,是我追逐的快乐,是丰收与怀念。终于,由于爷爷奶奶已高的年寿,在我父母的百般劝说下,他们终究荒芜了那一方田野。我和爷爷奶奶一同挥挥手,有着些许无奈与不舍,告别了那方沃土。挥手自兹去,时光让我们离别,但挥手的同时,我们留下了怀念与回忆,离别的过去,让我不断怀念。【挥手自兹去】天海交接的地平面上,落霞渐渐地隐匿在深邃的夜幕中。浪涛袭来,低语着生命亘古不变的传说;晚风轻拂,老人心中惊起的那片涟漪,朝着记忆深处慢慢地荡漾开来。走了多久,停了多久。儿时的童谣固守在家门口又等了多久。花儿老了,我们也老了。那些轻狂的年少早已各自纷飞,散落天涯。风停了,雨息了。一生的浩荡如同残阳一般也最终归于平静。辉煌过,落魄过,浮华名利到头来只不过一场空。曾几何时,壮志酬酬。走了吧,走了吧。背着行囊抬起头骄傲地背对家挥一挥手。金戈铁马,战场沙丘,挑灯看剑的连营里不眠的是壮士的情愁。硝烟烽火,羌笛号角,马上相逢的是万里的家愁。散了吧,散了吧。杨柳依依,雨雪霏霏。回首眺望,仍旧是来时的空空如也。归去吧,归去吧。走了多远,行了多远。唯有家是心里不灭的牵念。生亦何欢,死亦何悲。绕了一圈,只不过是回到了原点。这一生,在自己的哭声中开始,在别人的泪水中结束。赤裸裸地来,最终也将赤裸裸地离开。而留下的不过是一具腐烂的尸骸。中间的过程有多少气壮山河的豪迈,有多少把酒对月的怡然,有多少挥手自兹去的潇洒,有多少邀影相随的自慰。一路奔波,一路劳累,为国,为家,为梦想,为生存,是功成名就,是颠沛流离,是名垂青古,是遗臭万年,立在墓前的也只能是一块空白的无字碑,任由后人去评论诉说。走了大半辈子,暮年之际,留点时光去祭奠曾经遗落在角落里的美好。“生如夏花之绚丽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。蓦然回首,让思想重新在生命的领域里遨游,人生,又是另一番奇景。星空湛蓝,湮灭了落日的唯美,同时也携带了破晓的希望。一如我们的人生,年老的陨落也是新生的延续。日落沉沙,是这世上最辉煌的幻灭,然而落日再美,也阻挡不了旭日东升的希望。走与停,在人生的长河里辗转交替,几番轮回之后最终相互交融。这是生命的诠释,亦是惘然过后的顿悟。抬起头来望望天,天海交接的地平线上露出了一缕天白……【挥手自兹去】凌晨四点,父亲用他的旧电动三轮车载着我和打包打包的行李到达了火车站。天边残月未隐,站台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乘客加送别的人,我拢了拢大衣,收起伤感的情绪,转过身准备伸手接过父亲刚搬下车的行李箱:“我自己来。”父亲一声不吭地把箱子放在地上,不着痕迹地推开我,继续把一件件行李搬下车,却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。我知道他心里的伤感,养育了二十年的儿子,如今要远赴他乡,开始全新的生活,他怎会没有不舍?可是父亲做了大半辈子的硬汉,坚毅隐忍,又怎么轻易将那些看是扭怩的情绪宣于口?即使他不开口,我也懂。我想安慰父亲,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没滋没味的的“你别难过。”父亲身子一滞,抬起眼来望向我,浑浊的双眼里不见波澜,我却看见了他极力想掩饰的动容。片刻后父亲别过头去,从车上拿下一个塑料袋交到我的手上,我打开一看,是一本略显陈旧的《傅雷家书》和一把家里的钥匙,我小心翼翼的收好,听见父亲轻轻开口:“带好,常回来。”不知怎么,父亲的话语对于我来说对于我一直有一种特殊的魔力,此刻也一样,短短的五个字就令我几乎落下泪来。我拖着行李箱,父亲替我提着其他的行李去往上车的地方,我几度告诉父亲我可以自己来让他先回去,他总是一言不发不予理睬,只是沉默的送了一程又一程。上车前父亲忽然开口说:“注意身体,与人和气。”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我努力抑制着眼泪,生怕在父亲面前哭哭啼啼显得柔弱,可是转过身之后,眼泪彻底决堤,我在空无一人的车厢里泣不成声。车启动了,远了,我回头去看看父亲,他还站在那,目光追随着我。沉默无言。我总觉得,父与子之间有一种特殊的默契,所有感情都不用宣于之口,对方却了然于胸,就像现在,我清楚的知道父亲为说出口的不舍与留恋,而父亲,会不会同样心知肚明我的表白——父亲,我爱你,谢谢你。【挥手自兹去】离别是一首歌,旋律低沉抑郁,倾泻出淡淡的忧伤。天真的我们相信永远的友谊、永远的不散。我们将时间恣意挥洒,直到那一天,我们终于看到了现实的残酷。我们站在高低不平的台阶上,我看向你,问:“是不是快门按下,就表示我们……”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晰,但我知道你一定明白我的想法,你一直都这么懂我,不是吗?你的发丝松弛的随风飘动,嘴唇张张合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你低垂着的头让我看不清你的神色。渐渐的,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。“3!2!1!”真巧!在按下快门的最后一秒,外面心照不宣地拉起对方的手,相视而笑。忽然有那么一刻,我不想毕业了,就算再苦再累,我都愿意陪你重新来过。时间凝固,该有多好。在明媚的阳光下,我们笑靥如花。那一刻笑容的背后,我的心中五味杂陈,像是撕裂开一条伤口,鲜血汩汩流淌。毕业后,我们各自去了理想的学校,在这条我们一起走过的道路上各奔东西。又坐在这条长椅上,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欢声笑语,像一个老式电影机,一张张黑白剪影在脑海中缓缓播放。回忆着那些我们牵手走过的大街小巷,感受着微风把你我的发丝撩动的像飞舞的精灵,我们的心情像手中的唐人一样甜蜜;回忆着那条我们谈笑畅聊时落座的树下长椅,看地面上阳光透过浓密的树枝洒落下的斑驳光影,我们的笑声像银铃般清脆;回忆着那片我们欢笑奔跑的操场,看天空漂浮的几朵悠然的白云,内心也变得惬意……MP3中熟悉的歌曲将我包围:“当年说好不分离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……”我们都打破了约定,在道路的分叉口为对方挥手送别。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,即使曾经如何地轰轰烈烈,也终将会有分离的那一天,我唯有把那份友谊珍藏心底,怀着一颗对未来的憧憬之心。我相信,我们还会在一起,守护那个永远的约定。【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】我手捧着书坐在茂盛葱郁的大树下,阳光透过层层枝叶,被剪得零零碎碎的照在正在阅读的书上,书墨香在指尖萦绕,那书上的一句诗引发我丝丝惆怅。我抬头看着天边,望眼欲穿,看我看不到的你,在远方的你,现在可好?江南水乡是多少文人墨客吟咏的地方,我们就在那美如画卷的地方相遇,相知,相识,最后别离。记得那时一个细雨霏霏的早晨,雨水打落在青瓦上,如茜素青色绸缎的河水缓缓流淌倒映着白墙黑瓦的人家,滴答的雨声和潺潺的水声构成一曲美妙的乐音,不知不觉,一条雕刻着各色花纹的船划过,搅碎了水中的倒影,也搅乱了我的心。你看见在雨中撑伞的我,报以微笑;我看见在船中坐着的你,回以微笑。微笑着,沉默着,从此,你便成了我永恒的记忆。直到你与那船消失在视野,我心中不禁涌出遗憾。春风不解江南雨,笑看雨巷寻客尝。以为再无法与你相见,然而,当我走在安静的小巷,踏在古老的青石板上,那幽暗的青石板路笼罩着仿佛已有千百年的水气,此刻在眼前迷离、飘散,青色的路,青色的苔,青色的梦。突然身后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,转身,看见那人竟是那日早晨见到的女孩,我满眼兴喜地看着她。你也看见了我,小跑着过来,由于跑得有些快,你挂在衣服上雕刻着花纹的月白色铃铛掉在地上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。我低下头去帮你捡起,却不料与你的头撞在了一起,我俩相视一笑,这时,我才近距离地打量着你,你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,嘴角上扬,笑意写在你的脸上。我痴了醉了,淡淡的景,淡淡的人,淡淡的烟。后来,我俩相互告知了姓名,你告诉我她的家在这儿附近并约定每日我都要来找她玩,就这样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,整日如胶似漆。曲终人散一惆怅,回首江南非故乡。时光在指尖流逝,在我俩的笑中流逝,在一起玩耍中流逝,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离别它悄然无声的到来。我要搬家了,要离开这生活了三年的地方,我舍不得那巧笑嫣然的女孩,舍不得那烟雨蒙蒙的江南,舍不得在这里生活的记忆。还记得,离别前的那晚,我俩坐在我家门前的门槛上,看着夜空中的北斗阑干南斗斜,细数着天上的星星,你泪眼婆娑地望着我问,不是说好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要和天上的星子一样多吗?我无言以对。最后,你把铃铛塞在我怀中并命令我不许弄掉了,站起来道一声珍重就往前走了,走着走着突然又扭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消失在了昏暗的巷子里,你离去的背影让我失了魂魄,手心里紧紧拽着铃铛,目光牢牢锁定着你的背影,冷冷的月光照在身上让我打了个寒颤。那一眼的叹息、幽怨、落寞,让冷清的夜更加迷离、更加凄美。青草泥土的气息仿佛芬芳了无数个梦境,醒来却依旧在原地,落寞与悲伤席卷周身。泪滑过脸颊,落到书中的那句诗上——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。我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的女孩。【挥手自兹去】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做;有些关,只能一个人过;有些路啊,只能一个人走。阴阴沉沉的天终于落了点雨星,夹杂着阴冷的风呼啸着从耳边穿过向后刮去。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,牙齿不停地在嘴巴里打颤,连带着心也跟着颤抖。、”可是我真的不想走。“我的声音里几乎带了点乞求。”学费都交了,不去有什么办法,那大城市里一定有更好的一切……“家人又一次重复着。怀揣着难过的心情踏上了开往南方的车。看着渐渐向后倒去的熟悉景色,这可是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小城啊,街边那一草一木似乎都知晓我的名字,可是如今却只身一人离开,叫我怎么能舍得。泪在眼眶里酝酿许久,终于成群结队冒了出来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没多久天开始暗了,然后夜黑的便很彻底。我将背包抱在腿上,可还是被寒冷和孤独侵袭着。我从未拥有过一个人的如此漫长的旅程,可是我并不因此快乐。车厢逐渐安静下来,我静静地望向窗外,好像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疲倦很快向我涌来。可是因为担心车上有心怀轨意的人,装着各种各样复杂心情的我始终难以入眠。然而似乎到了后半夜自己始终抵抗不住汹涌的困意,迷迷糊糊靠着车窗睡着了。到清醒过来时,窗外已是艳阳天。我慌忙翻着背包。还好还好,所有东西都还在。就只有昨晚扔在桌子上的垃圾被别人帮忙收走了。我一个人想着,突然觉得昨夜的自己真是可笑极了,看着对面正忙着给孩子泡奶粉的阿姨,旁边戴着眼镜看报纸的阿公,一切看起来那么和谐。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。终于下了车。这南国的温度真不像北方。阳光灵巧地钻进身体里又似乎探索到每一个角落去了,全身都暖和极了。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出了站,远远地便望见大叫着我名字朝我挥手的妈妈,心里突然很感动很温暖,就连这个曾经畏惧的冰冷都市都变得生动可爱起来。我也笑着扬扬手,大步走过去。望了望四周一片的繁华热闹,觉得这里也许真的会有更好的一切……再见了,我可爱的故乡;我将告别原来的自己,驶进一个崭新的生活,面对这这个城市的太阳,继续在前行的路上。听着火车远去的声音,挥手自兹去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888433.html

    上一篇:青春,请让我这样注释你

    下一篇:解放军陆军18个集团军的“前世今生”